优志

是因为一则Taxi上的广播,才惊觉北京经历了5个月长达150多天的寒季。于是不管柳絮漫天还是风沙肆虐,都已经抑制不了人们对这个热季到来的各种渴望和蠢蠢欲动。 晚春初夏的不规变换、气温各种不稳定的攀升、闷热频频,却盛夏未至,小满的5月总是散发着一种“Almost-将近”的气息。

是因为那些并未走远的记忆吧,总觉得到了这个季节,除了慵懒地享受温暖,却仍想要抒发某种励志的情绪。又是一届新的毕业生即将诞生,在服装界除了Fashion Week之外,另一个引人瞩目的T台,大概就是每年学生们的毕设秀了。

全球各所服装高校每年于圣诞之后就拉开帷幕的:

这长达半年之久的Project算是学院派最后的献礼。

如果说“时装”其光鲜的背后定然历经沧桑,那么时装设计师的诞生也从来不是什么美丽的传说。

我们是从脏乱差中爬出来的,是在混着大头针和白坯的面料堆里睡下去的;

活动范围可大于家中,等于学校,小于物料市场,约等于穿梭出现在各种零售或加工小店;

Sketches已于我们的目视范围“春风吹又生”地扩散,剪纸-贴板的节奏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Remix着缝纫机声的音乐是我们的咖啡因,弥漫着熨斗蒸汽的空气就是我们的肺活量;

针头与指尖不止一次地“亲密接触”,颈背脚底时时“万紫千红”;

皮尺和剪刀才是我们的爱人,线轴和色卡就是我们的约会夜宵 …

时间转眼从冬春到立夏,作品一点点在人台上伸展,房间一点点在工作中变成堆填区。

是从那时候开始吧,我们习惯了在堆叠的混乱中呈现一种挑剔的完美,学会了在生活的最本质中感受创意,它会变成以后我们Runway上的辉煌和Backstage后的无章,它也会在以后万象变化中让我们总能记得保持着那份曾经最纯净的初衷。

“专业”其实是一种具像的素质,它始于我们会清楚并多方验证过这个国家的哪个区域的哪条街道的哪个门店里哪个牌子的布剪最好用,针钉又多又便宜。

“FOCUS”原来需要摒除杂念地投入,在弱化了“私人生活自理能力”的同时我们很讽刺地了解到,我们所选择的将来会是怎样的矛盾极端,会需要怎样的牺牲。

“四年”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它给了我们机会,给了我们成长,让我们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中能穿上一次自己梦想的玻璃鞋,握住这份信念去踏上以后的艰辛。

We are almost there,即将到来的是所有年轻设计师们人生中的第一场Runway,它绝对是一个最特别的存在。因为:

它的BACKSTAGE是这群年轻人成长的一路。

这些INSPIRATION承载着他们梦想中最真实的自己。

那场PERFORMANCE将要上演的会是那群人生命中曾经最纯粹的青春。

就像那谁说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但热烈且疯狂绽放过的青春。

(献给所有服装设计系新毕业的设计师们)